老丁:老丁带你游腰子形
发布时间: 2016-03-03 09:47     信息来源: 视界桂阳图文策划工作室     作者: 文/李显山 罗国红 图/郭远清     点击量:

导读:桂阳地名博大精深又充满乡土气息,有些地名土得掉渣却又十分耐听……例如桥市辉山有个地方叫五马归槽、敖泉蒹葭有个村庄叫棉花晒日。这些奇特的名字或跟当地地形地势相关,或蕴含着某个传奇或典故,地名文化是老丁团队挺感兴趣的题材之一。洋市镇花麦村腰子形自然村(组)就是这样一个村庄。本期老丁是几位年逾古稀的老人,他们的名字叫雷嗣台、雷枝先、雷嗣铎,是土生土长的腰子形村人,我们的寻访故事就从封面老人雷嗣台开始吧!

第一章:这个村庄名字很特别

腰子形村是洋市镇花麦村的一个自然村组,位于桂阳县的最东端。从洋市镇下桐江村(原东成乡政府驻地)东侧沿一条乡村公路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岭,岭下有一个小村子就叫腰子形村。村庄距东成圩约2公里,四面环山,座落在四面山坡环绕的小盆地中间,全村约40户人,除几户从外村落户来的村民外,其余村民均为雷姓。据说约三百年前,雷姓先祖从附近的庙下村搬来定居,因盆地中间有两处不高的土丘正好在村后两端,形如猪腰子。这猪腰子土丘上植被丰盛,是这块小盆地的风水宝地,因而雷氏先祖为村庄取名为腰子形村。当我们赶到村庄时,老村支书雷枝先和老组长雷嗣台已在雷祠铎家等候多时了。雷祠铎是原樟市镇的乡干部,退休后返乡多年。他家大门上高挂的红灯笼及反着金字光泽的红春联仍然鲜亮打眼,整个村子还在年节的余味当中,招待我们采访团队的佳肴还散发着香喷喷的年味。

解读:在桂阳洋市镇东成通往郴州、永兴方向的石砌古驿道上,距东成圩一公里处,群山环抱着的腹地,座落着一雷姓村庄,驿道从村后两处对称的凸形丛林中穿村而过,登高以望形似腰肾,驿道为脊梁骨也,故此,因地形得名为“腰子形村”。

解读:腰子形村地处桂阳、永兴、北湖三县(区)交界之地,远离桂阳政治、经济、行政中心,在民国二十五年(1936)粤汉铁路乐昌至武昌段以及两年后(1938)老郴桂公路修通之际,它的命运就发生了根本逆转,村里那条连接郴州的古道日渐冷清,继而彻底废弃,从此,村庄没落的颓势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改革开放后,闭塞的腰子形再遭“重创”,全村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,只留下风烛残年的老人守候着老屋残庙。图为残存的一段驿道石板路面,路后连接古亭,前方尽头是村庄,一直延伸至东成圩,村里今留存古商铺旅店,遥知当年也是一派繁华!

解读:古亭建于清光绪年间,古驿道穿亭而过,此处为村的风水口,相传神圣不可冒犯之地,两山相夹,古柏、古樟及椤树茂密丛生,环境十分幽雅,原是过往客商、本土乡民纳凉小憩之处。

腰子形村四面都是低山,与腰子形这个土得掉渣的村名相比,这些丘陵低山却拥有一串美丽的名字:金子坪、银子窝、珍珠洞、铁路门等等。据村民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一个叫309队的国家地质工作队曾在腰子形周边的山坡上寻找金矿和铀矿,但后来不了了之,当年地质队探矿打的矿洞还能找到痕迹,只是草木深深进不去人了。

第二章:这个村庄落寞很无奈

腰子形村位于桂阳最东部的地带,村民说这里一脚踏三县,往东是北湖同和的和平圩,往北是永兴洋塘地界。时间往前推一百年,腰子形村并不偏僻,穿过村庄的一条古道是桂阳洋市、樟市等东北半县通往郴州的主要通道,古道全部用石头铺成,现在这条古道仍作为乡间小道使用,但是路基石块已基本没有了,只余下村前田埂间有少量铺路石块,及两山夹口处尚有一座道亭,道亭的石柱是清光绪年间的,顶梁及青瓦都是以后翻修的,道亭所处夹口是腰子形这个小盆地的总出水口,也是村庄的风水宝地,因此道亭周边林木保护较好,亭下林间有一小溪流,收集腰子形小盆地的余水,经花麦村流入北湖同和,成为西河的支流。亭下还有一黑水塘,平平常常,村民说此塘一年四季不干不溢,甚是神奇。

解读:古亭侧畔,古樟树下的黑水塘,四季积水,不涨不溢不涸,有些神秘,也许先前是有井岩,提供过往客旅喝水解渴的?

解读:村古建筑中现存最为完好的一栋,青砖碧瓦,雕檐画栋,石砌阶道,凝结着先人的劳动智慧与艺术修养,同时也见证了房主的财力富足和家族声望,是中华儒家传承文化一个历史时期的具体表现。

解读:文革时期的语录,激励当时社会人民上进争雄的口号随处可见,农村的变迁革新,水利兴修,垦荒筑路等等,也曾为农村基础设施的扩展付出了汗马功劳。

古道从腰子形村穿过,村庄不大,古代也没开过圩场,但却有店铺。除自然垮塌外,一些废弃的老屋仍然得以保存,如今还能看到解放前的木板店铺,只是废置日久,不见昨日的繁华,却见今日的落寞,令人唏嘘不已。

解读:村贤雷嗣铎先生,十多年前从樟市镇政府退休后赋闲在家,与老伴种植旱地庄稼,饲养家禽,日扫庭院夜观书,过起了陶渊明笔下描述的那种田园生活,四代同堂,儿孙绕膝,其乐融融也!并且带头与老支书及老组长等人一同为村里的公共事业操心协力,实可敬矣!摄影/罗国红

解读:老村支书雷枝先、老组长雷嗣台与雷嗣铎及老伴在居室门口合影,感谢四位前辈对这期老丁活动的参与支持和盛情款待,也祝他们健康长寿,生活圆满!摄影/罗国红

解读:86岁高龄的老婆婆还在田间地头劳作,是证明腰子形的老人身体硬朗呢?还是证明这座村庄已经没有了年轻人?

我们在村里田间地头转游,没有碰到一位年轻人,几家新建的现代小楼也门窗紧闭。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,基本沿袭着“经济靠广东”的模式,村里只有上年纪的老年人还在守着日出日落的劳作时光。做向导的老组长雷嗣台75岁,老支书雷枝先80多岁,还看到一位在田间挖土的老妇人也86岁。村边地里或种油菜、蔬菜,或荒废长满杂草。村中一块田地里种植了一种不知名的药树,这个季节正开满黄色的小花,据说这种药树是三株口服液配方的一味草药,村民叫不出它的名字,只叫它三株花。

解读:舂臼坊,先人原始的辗制食物的器具场所,沿用至今,仍有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,通过我的请求,雷嗣台老人饶有兴致的亲自示范了一番,十分有趣。


   解读:村古驿道的下首两山间夹处,溪流通过,古木森立,一棵黄檀树下长出的木灵芝,招人喜爱。摄影/罗国红

解读:古人云: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,雷嗣铎家后面的这处竹林,虚心高节,阳光亮彩,不仅能使环境幽静,空气清新,也为村民提供了时鲜绿色环保食材。

第三章:这个村庄香火正缭绕

    腰子形村东南角一个叫观音打坐的山脚下,原有一座古庙叫封神庙,为什么叫封神庙?有什么典故或传说?村民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说这封神庙很灵验,村民不管求雨、求财、求子都到这小庙里来烧香拜菩萨,可惜文革时候这个小庙被彻底捣毁了,只留下庙旁两棵连襟的古柏,及旁边一块很大的石头。腰子形村四面山上全是红壤土,不见原生石头,不知这块大石头是何时从何地挪到这地方来镇妖降魔的。古庙捣毁后,这两棵苍劲的古柏和这块大石头就成了村民寄名和烧香的地方。


   解读:腰子形村的观音打坐山下,古时有一座“封神庙”,供奉着封神爷、封神婆、城隍爷、土地公等神像,是附近信士和过往客商祈福之所,后因破旧时损坏,近几年应地方信众要求捐款重建,规模虽然不大,确也是一方百姓信奉宗教、传扬善念的一处道场,既继承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力量,也符合弥补了当真社会人们普遍信仰缺失,内心浮华虚无的无奈,有了善念人们才能共同发展,确是地方团结自治的一条途径!


   解读:村旁“观音打坐”形山峰下,保存的两棵苍劲葱茏的古柏,树根部有一块数十吨重,且独立存在的彩色巨石,形成了一处独特的景观。摄影/罗国红

   2009年,腰子形村村民集资在原址上修建了现在这座红砖水泥小庙,小庙里空空如也,但依然有村民来此烧香拜佛。当一种宗教活动演变成为一种民俗的时候,人们就不在意这民俗的来龙去脉,也不在意这菩萨灵与不灵。只在乎民俗的形式或是求得一份精神寄托了。腰子形村民或许正在把封神庙发展成为一份民俗,他们恢复了捣毁的庙宇,还准备为庙宇请几尊菩萨。只是不知道这些泥塑木雕的菩萨是否能给腰子形村带来真正的幸福。祝福他们!


   

 

 



【纠错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加入收藏】  【关闭窗口】